男人风流的最高境界

  经常有男人一兴奋便会得意地讲自己的艳史。不过许多吹嘘自己身经百战的男人,都只知道在数量上强调自己的业绩。

  真正风流的男人一般是不会去嫖妓的,嫖妓的人通常都是性压抑或性饥渴者,他们是用消耗体力的方式来满足生理需求。
  风流男人与女人交往重在一个情字上,他们追求的是质量;假风流男人则只为一个泄字,追求的是数量。
  有男人说“情”很麻烦很累,而“泄”简单干脆。这也倒是实话,可问题是男女之事不麻烦不累仅简单和干脆,那种掏心掏肺的韵味和感觉又怎能体现呢?
  现在有些男人,他们花钱去玩女人,然后还很得意地标榜自己是“沟女”高手,是经历过很多女人的情圣。
  谁都知道花钱找的女人根本不是完整的女人,她们除了给你肉体,很统一的特征是没有真情。
  古今中外的嫖客与妓女都只是一种商业关系,甚至很多被逼做妓女的女性还会从骨子里蔑视嫖客。
  在这种男女关系中,很难体会到相爱的那种心跳,因而也无法对心灵形成抚慰。
  也许有些男人在市场竞争的挣扎中,已掏空了自己的全部精力,可能他们会说:我没有更多的时间儿女情长,所以也不想和女人讲什么真情!
  这的确是当今社会很严重的现象,男人的“忙”从字面上解是心死。即使某些男人还没有忙死,但也几乎忙得失去了爱的能力。
  幸好目前男人还没有完全失去对女人的兴趣,极忙的男人也能在壮阳药的支持下浮起性的渴望。
  这种用钱消磨体力和满足性欲的行为已经不是风流,这种人如果再标榜自己是风流情圣,那真的是脸厚和可笑。
  真正风流的男人往往在情场上并不张扬,他们喜欢不露声色地观察目标。老练的情场高手很从容,有一种让人不容易发现的淡定
  他们非常明白与什么样的女人可以碰出火花,有时甚至根本不说一个爱字也能使女人心动不已。
  这种男人看上去很自然,仿佛很透明,同时能洞察各种女性微妙的情绪变化。
  最厉害的风流种能将女人心中散乱的感觉进行重组,会在突然间让女人看到自己从未发现的优势。
  许多女人会感到他身上发光的引力,会在一种难言的状态中让自己的心随他而颤动。
  很成熟的风流男人往往非常简单,他们像孩子似的单纯,可当与对路的女人碰撞时,却能在瞬间制造疯狂和浪漫。
  风流的最高境界是一种与自然合拍的完美节奏,这是很多假风流附庸者无法达到的层面。

in Uncategorized | 8 Words | Comment

中国真的存在“反韩情绪”吗?

作者晓德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

  “反韩情绪”一说最早出现在韩国哪家媒体上似乎已经不再重要,但它属于纯粹的“韩国制造”却是不争的事实

  国际先驱导报文章北京奥运会已经闭幕整整一周,但在韩国媒体上,以奥运为“契机”热炒的一个词——“反韩情绪”(或者“厌韩情绪”),却至今绵绵不休。尤其在上月底中国国家主席访问韩国之前,这个词语更是被上升到政府层面的高度,被多名韩国官员轮番提起。

  可问题是,中国真的存在反韩情绪吗?

  “反韩情绪”韩国制造

  无可否认,当下中韩两国民间的确出现了某些方面认识的分歧。尤其是5月份开始,韩国电视媒体泄露北京奥运会开幕式内容,以及韩国一些网民对中国汶川地震幸灾乐祸的表态,再到网上接连盛传韩国专家认为“XXX是韩国人”的说法,都不可避免地影响了韩国在中国民众心目中的形象。但如果据此将民间的分歧冠以“反韩情绪”,虽然既简单又省力,却实在有点危言耸听。

  “反韩情绪”一说最早出现在韩国哪家媒体上似乎已经不再重要,但它属于纯粹的韩国制造却是不争的事实。不幸的是,这个明显文过饰非的判断,现在似乎有在中韩民间点燃新一轮争议之火的势头。

  笔者的一个朋友就在韩国公司工作,当他和韩国同事讨论起“反韩情绪”时,首先听到的多半都是对方的哈哈大笑,然后有些戏谑地表示,“都是媒体炒作的,不为韩国队加油也不证明就是"反韩"吧。”而在韩国侨民聚居的北京望京一带,韩国人生活更是平静如常。不知道韩国媒体上那些所谓的“反韩情绪”究竟从何而来?

  韩主流媒体频现“不入流成果”

  从1992年至今,中韩建交16年间,与两国政治、经济和文化领域的频繁互动相比,民间的交往也在增加。有韩国舆论认为,正是这种交流的增加才造成了中国人对韩国的厌烦和反感。其实,相互交流多了本该更多一些理解,但若最终收获的只是互相讨厌和无休止的争议,就不得不思考其中的真正原因了。

  从两国建交伊始,中国民众就对韩国表现出了超乎寻常的开放心态,“韩流”风靡一时即是明证。但中国人这种热情拥抱韩国文化的行为,却在最近几年屡遭重创。从端午节被韩国“申遗”,到一些韩国不入流的专家动辄发表所谓惊世骇俗的“研究成果”,都令中国民众感到很受伤。

  有人说那些“XX是韩国的”之观点并非韩国正规学术研究,所以不必在意。但事实是,这种观点往往堂而皇之地出现在韩国影响力很大的媒体上,“不入流成果”占据了“主流媒体”的版面。

  在网络时代的今天,韩国媒体上大量有关中国的信息都会被迅速转译过来,指望中国民间对这样的报道默不作声几乎是不可能的。不过,需要指出的是,当惊讶逐渐变成愤怒的不解时,令多数中国人愤慨不平的大多只是某个具体的事件,比如“开幕式泄密”、“端午节申遗”等等,而并非仅仅针对某个国家本身。

  受害者心态与一叶障目

  中国人在进行自我反思的时候,常常会检讨自己的“受害者心态”或者“悲情意识”,以呼吁国人培养大国民素养。对韩国人和韩国媒体而言,剔除受害者心态也同样适用。

  最近几天,韩国媒体上出现了一些对“反韩情绪”进行自我反思的文章。开放地讨论,而不是自说自话片面叫屈,让那些到过中国的人现身说法,无疑是一个好现象。但与此同时,韩国媒体对中国的负面报道仍随处可见,建设性的批评意见当然并无不可,但最可怕的是那些捕风捉影式的新闻成为主体。

  作为有着复杂历史关系和现实利益的中韩两国,友好合作早已被认为是大势所趋。而这其中,除了政府间交往外,媒体在民间交流中起的作用同样至关重要。多一点严谨,少搞点小动作,多一点豁达,少一些杞人忧天式地渲染悲情,唯有如此,才是中韩之福。

in Uncategorized | 54 Words |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