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 Uncategorized

黑暗信仰

信仰,应该是一种毋庸置疑、确定不移地追求。而不是需要时才拿过来解决问题的手段,更不是面对世俗利益时地理性衡量和面对世俗争执时的忍让妥协,信仰本身必须是超越世俗、超越现实、自保价值、自定权威的纯精神追求,凡是理解不了这一点的,便是处于信仰缺失状态的非信者—-无论这个人看上去对他的神多么虔诚,无论这个人恪守着怎么样的规条。

我的个人意志,就是我唯一的信仰。

我会先于我的信仰死去。

我信仰自己,却不盲目自大。我尊敬力量但不被力量迷惑,尊敬规则但不被规则掌握,我愿意清醒地活着,即使痛苦也决不迷惘、失落、怀疑、软弱。

我崇尚自由,向往独立,任何牵连拘束,对于我而言都是罪恶。

我持唯心论,并且是一个彻头彻尾地利己主义者。凡是我所相信的,便是事实;凡是我所认定的,便为真理。

做自己想要去做的事,并且坚信它正确,这就是对自己最高的认同和鼓励。至于他人的认同……于我而言,没有意义。

我不惧人言,不畏利剑,惟愿以自由之名,行自由之事;我将以恩报恩,以血洗血;我永不屈从,但愿意服从来自先行者们的不违反个人原则的指派;当灾难降临时,我愿意以自己的微薄之力,为亲厚者消弭危险祸端。

当我的自由意志受到损害时,我愿意有限度的妥协,在高层次规则范围内寻求解决问题的办法;即使我不得不战斗,我也会始终谨记,当死者死,当生者生,我的杀戮,必有意义。

Write a Comment

Comment